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西安银行盈利能力指标下滑 曾与疑似明星产生过网络侵权纠纷

来源:全球财说

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财说

套路看起来有点眼熟。

西安银行十分努力的实现了2020年业绩增长,但很快一季度就又陷入下降,下降的原因无非还是盈利能力仍然羸弱以及拨备计提的增加。

《全球财说》发现,实际上西安银行连2020年度的盈利增长都显得很勉强,如果不是因为增加免税资产减少了所得税费用,净利润2020年很难实现增长。人事方面,西安银行的行长一职在空缺了一年半之后,今年2月份终于有人填补上任到位。

此外,《全球财说》还发现近两年西安银行与名为黄渤、周冬雨疑似明星重名的个人产生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并最终以调解方式结案,不过因未能看到具体案情,尚不能确认就是明星。

在A股市场,由于西安银行经常有织布机式走势,被有的投资者戏称为“西安纺织”。

针对西安银行的业绩及经营状况,《全球财说》就相关问题向西安银行发出沟通函件,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该行回复。

一季度净利下滑

根据西安银行的2020年财报,这家西部银行当年营收和净利均实现了增长,分别同比增长4.27%和3.05%。

但如前所述,该银行的营业利润和利润总额实质上是下降的,分别同比下降了3.2%和3.65%,净利润实现增长的原因就是所得税费用下降的造成,2020年其所得税费用下降了近4成,为38.51%,该行解释称为“主要由于免税资产的增加”。

事实上,银行调节利润的手段不少,其中最为所知的一个是拨备利润收紧和释放,还有一个则就是免税资产的运用,在当年利润不太好看时,购入如国债等免税资产,可以降低所得税费用,为净利润赢得一丝上涨空间,近两年由于不良压力加大,拨备这一调节器有时候也不能完全挽救业绩的增长,因此通过所得税调节在近两年银行财报中经常能看到。

此外,去年多数银行的业绩均表现为前降后增,即在前期大力计提拨备,后期少计提减少盈利压力。今年看来西安银行似乎还将遵循这一特点,在努力保证了2020年净利增长后,一季度该行净利润就显现出大幅下滑态势,今年一季度,西安银行归母净利润下降了8.04%。一季度西安银行净利下降与加大了拨备计提有很大关系,一季度该行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超4成。

再从该行2020年财报看,其包括净利差、净息差等在内的主要盈利能力指标基本都是下滑的。

不良上升风险仍较大

2020年,西安银行不良率较上年末没有变化,同时拨备还微增6.98个百分点。

但进一步分析后,其资产质量也不是那么让人放心。2020年其不良贷款余额增长,同时其五级分类贷款中的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贷款全面增长,其中关注类贷款增幅超过了3成,意味着未来不良贷款上升的概率仍然很大。

与此同时,其关注类、可疑类、损失类贷款的迁徙率也在全面增长,意味着未来不良及损失的风险也在加大。

今年一季度,西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2020年末上升0.02个百分点,关注类、次级类、损失类贷款也仍在增长。

2020年末,该行的逾期和重组贷款也在增长,重组贷款从2019年的29.41亿元增至2020年末的30.6亿元,逾期贷款从2019年末的23.21亿元增至2020年末的26.16亿元。从逾期期限来看,新增逾期和超过3年的逾期贷款在增长。

作为一家西部城商行,该行对房地产业业务亦是青睐有加,房地产业贷款在其各行业贷款中排名第二位,与房地产业紧密相关的建筑业贷款排名第四。

对于西安银行而言,今年的一个好消息是,空缺了约一年半的行长一职终于到位。

根据此前公告,西安银行的前任行长陈国红于2019年7月末,因个人原因,辞去该行第五届董事会董事,行长等职务,不过此次辞任和新行长到任未能实现无缝衔接,陈国红辞任后,行长之位一直处于空缺状态,行长职责由董事长郭军代为履行。直到今年2月份,陕西银保监局核准梁邦海行长的任职资格。

资料显示,梁邦海出生于1970年8月,现年51岁,博士研究生学历,西北大学应用经济学专业博士后,高级会计师。历任中国投资银行西安分行行员;国家开发银行陕西分行副处长、处长;国家开发银行西藏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国家开发银行陕西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平安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平安银行银川分行筹备组组长。

此外,西安银行此前疑似与明星有诉讼纠纷,企查查信息显示,分别于2019年末及2020年4月份西安银行有两起关于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民事调解,分别涉及名为周冬雨和黄渤两位个人,但由于是以调解方式结案,故具体内容细节尚无法得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西安银行盈利能力指标下滑 曾与疑似明星产生过网络侵权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