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腾讯、蚂蚁互联网存款相继下架 消息称监管规则即将出炉

原标题:腾讯、蚂蚁互联网存款相继下架,消息称监管规则即将出炉

互联网存款的下架风波仍在持续。

近日,腾讯、蚂蚁悄然下架所有互联网存款产品。度小满昨日晚间也回应财联社记者称,已启动平台上互联网存款产品下架处理工作。目前,京东金融、度小满、陆金所等多个平台上互联网存款产品的数量及参与银行数量均有所减少。

多位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目前监管尚未就互联网存款产品对平台及银行方面进行相关的窗口指导,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多是平台或银行自身的选择。并且,有知情人士透露,互联网存款的监管规则即将出炉,但目前来看,监管层不会对互联网存款“一刀切”,主要考虑一些小银行的流动性风险。

近日,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公开发言称,近两年来,多家银行在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了存款产品,加大揽存力度,拓宽获客渠道,很多消费者也非常便利地享受到了存款服务。此类产品收益高、门槛低,已成为部分中小银行吸收存款、缓解流动性压力的主要手段。

同时,孙天琦指出,这种模式突破了地方法人银行经营的地域限制,部分地方银行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得以从全国吸收存款,从负债业务看已成为全国性银行。此类存款的流动性特点也有别于传统储蓄存款,给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带来新课题。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也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

最后关口?有银行抓紧时间揽储

“如果监管进一步趋严,可能会对一些严重依赖互联网存款的银行影响较大。”一位银行业内知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一些在揽储方面压力不大的银行在监管政策没有特别明晰之前选择观望,但一些在年底存款压力较大的银行则选择在当下多发产品,尽可能多多揽储。

一家在互联网平台有存款产品的银行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互联网存款确实带动了银行存款的上涨,快速补充银行存款,而银行也没有其他更多更好的揽储渠道。

近年来,一些中小银行逐渐开始转战互联网渠道销售自家的存款产品。财联社记者在一些互联网平台上看到,目前仍在销售的互联网存款产品主要以地方城商行、民营银行为主。这些银行普遍线下网点较少,揽储渠道受限,所以更愿意通过互联网平台来吸储。

不过,一些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推出的存款产品利率较高,甚至略高于其银行官网挂出的存款利率。财联社记者发现,北京中关村银行在互联网平台发布的5年期的存款利率为4.875%,但在其官网上公示的5年期整存整取的执行存款利率仅为4.40%。

在高收益之下,加上银行存款保险制度的加持,操作便捷的互联网存款逐渐在近年来成为网红产品。在已披露业绩的银行中,无一例外在去年出现了存款总量的大幅上涨。一些银行在2018年存款曾出现负增长,但随后的2019年年报中,存款则出现了20%左右的上涨。

监管降至?或不会“一刀切”

正是因为部分银行对互联网渠道的过度依赖,以及互联网存款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存款利率,也引发了监管的关注。从11月至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就曾两次对这项业务发声,剑指其相关风险,这也被业界看作是监管正在酝酿信号。

多个独立信源向财联社记者透露,相关监管政策或将于近期发布,从目前监管的态度来看,不会对互联网存款产品“一刀切”,这也是为了防范一些过度依赖这种揽储方式的银行出现流动性风险。

与此同时,多位专家学者认为,监管思路应避免“一刀切”,考虑“分层监管”,按照所涉及风险高低进行监管,在控制风险的同时,也可为中小银行留出揽储渠道。

浙江大学金融硕士学术主任陈弘益也表示,互联网存款利率如果明显超出市场行情,则将有可能造成金融系统的不稳定,这才是真正需要监管的部分。他认为,互联网存款能够成功,不仅是因为高利率而已,其直观便利的操作,更能够受到年轻用户的青睐。

不过,针对互联网存款的监管思路也越来越明晰。此前,孙天琦在其最新的演讲中指出,对于未来互联网存款的监管,应明确银行准入资质和标准;研究出台针对高风险银行吸收存款行为的有关法律法规;针对新业务模式的新特征,完善审慎监管指标和有关规则;同时严格规范互联网、App等数字平台涉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各类行为。

数据显示,阿里巴巴港股股价今日下跌0.93%至255.6港元,腾讯控股今日收跌0.5%至580港元,而百度在12月17日收跌0.15%至190.11美元,京东在12月17日收涨1.15%至82.71美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腾讯、蚂蚁互联网存款相继下架 消息称监管规则即将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