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国地产界的悍匪们 高利润下的特权幻觉

相较于商战上那种带着智慧的尔虞我诈,这种粗暴而带着匪气,以消灭或打击别人肉体为目的的真实事件,更像是黑社会。

文 / 巴九灵(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2013年,江湖人称“十四哥”的柳州商人覃佑辉起了杀心。

他投资的两家房地产公司吃了民事官司,为保护投资利益,便想杀掉那个起诉人。他找到一位杀手,将暗杀对象的身份证复印件、电话号码、车牌号码等交给对方,酬金是200万。

然后,“黑色幽默”出现了:在经过5位杀手层层分销转包四次之后,酬金从200万元依次减为100万元、50万元、20万元、10万元。

最后一位杀手觉得钱太少,但又想把10万块钱骗到手。于是,他就找到被暗杀的对象,把暗杀的事情交代清楚后,让暗杀对象配合自己伪造杀人现场——也就是拍了一张双手被反绑的照片,然后向上家交差,骗到了钱。

躲过一劫的受害人报警。最终,雇凶者以及5位杀手都被绳之于法。

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

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真事,用余华的话来讲便是:

中国现实太荒唐,你永远赶不上它,我妒忌现实!我们老说文学高于现实,那是骗人的,根本不可能的。

最近,游族网络董事长疑似被投毒致死,又传闻某信托董事长用锤子打伤总经理,引发了广泛的舆论关注。

其实早年间地产界不乏类似的惨案,甚至更加血腥暴力。

情杀

新疆房地产老板章某长期跟妻子分居,便包养了洗脚城的一个女孩。但这个女孩还有个男朋友。为了应付两个情人,女孩小心翼翼。但还是被她的男朋友抓个正着,男朋友跟这位地产商打起了架,随后拿刀刺死了地产商。

接着,女孩和男朋友一起买来塑料袋,把地产商分尸。

另外一起情杀发生在湖北。杀人犯是湖北利川地产富豪幸殿辉,他用猎枪杀了女朋友,女友死亡时,小半边的头都被轰掉了。

案发现场

幸殿辉曾是农机公司下岗职工,靠销售农用车起家,后进军地产界。外人说他沉默寡言,也有人说他性格容易走极端。

他的女友比他小13岁,曾是家庭保姆。女友在19岁为他生下第一个小孩时,他已经成家,并且没有离婚。幸殿辉离婚后,并未跟女友结婚,女友又为他生下两个孩子。当地的地产商称,他们都没见过幸殿辉的女朋友,因为她很少被允许出门。

有消息称,死者曾被软禁,长期遭家暴。幸殿辉杀人后,藏尸汽车后备箱。后投案自首。不过,他的杀人原因目前并无公开报道。

意外杀

湖北省十堰市兴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申天志,被公司改制前的下岗工人郑华江用刀捅死。

检方称,公司改制,原在该公司工作的郑华江因下岗等多方面原因,与董事长申天志,多次发生矛盾纠纷,逐渐对申天志产生不满。于是郑华江携带一把匕首和一把弹簧刀,来到申天志的办公室,用匕首连捅了他18刀。

不过这位下岗工人在庭审现场称:“与申天志结怨已久并非因企业改制引发,而是因举报兴丽房地产公司偷税漏税被查处,申对我不满,且雇用黑社会追杀我,让我居无定所。”

被告人郑华江

但警方调查并没有发现房地产老板报复他的证据。

黑龙江大庆身家过亿的知名企业家徐某,在三亚被捅30多刀死亡。凶杀案主谋是死者老乡、生前好友、海南保亭县某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施连山。

案发当晚,因酒后失言,徐某和施连山发生激烈争吵,最终反目。为了泄愤,施连山伙同外甥,指使其私人司机报复徐某,司机持刀将徐某杀害。

房地产生意场上的残暴

1990年,河南人刘永学与一位餐馆老板发生争执。在警方抓捕中,他举枪乱射,打死了一名协警,被判刑11年。1996年,他被假释,出狱后,改名刘益良。

刘益良

两年后,他在北京成立中大恒基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当时,中介巨头链家的老板左晖还在卖保险。

2006年,中大恒基年代理销售额突破60亿元,各项业务在京城平均市场占有率达25%,同时获得“中国地产十大经纪公司”“中国地产经纪金牌企业”等头衔。发展的一个秘诀,就在刘益良2002年说的一句话里。

这句话是:

我们是职业黑社会,你们一辈子打的仗,没我一天打的多。我有300多名手下,每人跟你打一架,累死你。

当刘益良在2011年被判刑时,他的商战手段才被揭开:他哥哥与人产生纠纷,他就纠结30多人,把对方给打了;他去华联商厦买完裤子,发生争执,就找人包围商厦;他公司的中介与其他中介争抢客户产生纠纷,依然是找人去竞争对手公司打、砸。

这种打砸的手段,我们在过去的拆迁新闻上经常见到。其中被称为“史上最牛开发商”的,便是重庆市黑龙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向世全。为了对付一家所谓的“钉子户”,他指使人,将“钉子户”的独生子当街杀害。

受害者母亲在街头手举自制的悬赏缉凶告示

为了抢地皮,上海地产界大亨、胡润百富榜和慈善榜富豪、上海周氏集团董事长周小弟则是雇凶伤人。

事情起因是周小弟的房地产公司拿到浦东的一块土地开发权,接着他又引入其他公司,合作开发该地块。但是因为上海世博会的规划动迁,该地块陡然升值。他想把其他股东清理出去,于是就爆发了股权纷争。

他想挣更多。

为逼迫合作伙伴退出,周小弟指使他人用铁棍将合作方的股东代表打成重伤:头上一个9×12cm的窟窿,脑浆外溢,头部粉碎性骨折,颅脑损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左手、左脚各三处严重骨折。

幸运的是,受害者捡回了一条命,但后遗症则伴随终身。

而来自黑龙江的房地产亿万富豪则是要了合作伙伴的命。

施暴者名叫王文襄,他有着人大代表的头衔,还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黑龙江省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黑龙江省十大杰出创业明星”等荣誉称号。

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左一为王文襄

他跟一个合作伙伴因为生意上的事情4次结怨,后来闹到法庭。在诉讼过程中,两人都相互举报对方偷税漏税,关系恶化。因为王文襄感觉没能占到上风,就想杀人。

他指使他人作案。犯罪分子用绳子勒住被害人颈部,用手捂住嘴部,缠住双手,随后把被害人放置于轿车的后备箱内。当他们驾车至一个废弃的砖窑内,见人死亡遂购买汽油焚尸。

杀人的地点就在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而小区的摄像头记录下了罪犯的作案过程。

谈到雇凶,王文襄曾说: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能干好。

上述这些人有的因男女关系犯了命案,有的因为纠纷不择手段犯了命案。相较于商战上那种带着智慧的尔虞我诈,这种粗暴而带着匪气,以消灭或打击别人肉体为目的的真实事件,更像是黑社会。

2014年,《法制晚报》记者对国内法院审理的50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数据统计分析发现,50名黑老大中,23人开设的公司涉足房地产行业,占近一半。

这背后的原因有几个:

◎ 其一,房地产的利润高,江湖混杂;

◎ 其二,房地产是一个链条极长的生意,涉及官方、银行、施工、运输、拆迁,又涉及各式各样的人;

◎ 其三,特权幻觉,仗势欺人,恃强凌弱,欺行霸市,逞强耍威,为泄愤滥用暴力。

于是,我们便在新闻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新闻:

拆迁征地纠纷、行贿官员、殴打、械斗、杀人、被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中国地产界的悍匪们 高利润下的特权幻觉